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关注前看置顶
头像是我儿

【罗斯阿鲁】在街上捡到了一只醉酒的部长

玩老梗,真的好老,烂大街

西昂的第一视角

已经尽量避免ooc了

大约是学院paro的西昂阿鲁

其实本来只是脑子里的一个画面,因为失恋坐在台阶上一边喝酒精饮料代替酒一边哭哭啼啼的阿鲁巴还有穿着宣传用布偶装坐在边上的罗斯。背景应该是黑夜然后有城市暖黄色的街灯

写完就和脑洞完全不一样了

以上接受的话,请↓


以上省略。

我叫西昂,目前因为家里经营的甜品店人手不够,作为被抓的壮丁在店铺里打工。

就任的职位是吉祥物。

啊,这个指的当然不是我是吉祥物,而是我负责穿着吉祥物的布偶装在街上发传单罢了。顺带一提,店里的吉祥物原本是棉花糖大使,父亲(在被我重击后被迫)心怀愧疚哭哭啼啼地换成了普通的熊。

“在关键时刻登场的棉花糖大使!!!明明是这么帅气的设定!西昂真是太没品味了!”他这样愤愤不平地说着,我接着又给了他一记拿手的重拳。

终于安静了,我抹着头上莫须有的汗水,露出完成了了不得功绩的笑容。

今晚是我上任的第一个晚上,冬天的晚上行人本来就比较少,而且天气预报说今天温度是破纪录的低温,因此更是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路过店门。传单才发出一半,我的腿就已经因为长久的站立而发酸了。于是我抓住了一个路过的人,欣赏着他脸上惊恐的表情,将剩下的传单一股脑地放到了他的怀中。

好嘞,这样就算完成工作了吧!

我慢悠悠地散着步,街道上基本上就只剩下一两对说笑着的情侣,愚蠢地享受着寒冷的罗曼蒂克。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店铺附近的广场。这个广场周围修着台阶,常有行人坐在这里休息。夜晚的广场原本十分热闹,却因为今晚的低温而冷冷清清,仅有三三两两的人急匆匆地穿过。在这样的情境下,唯一坐在台阶上的人就显得格外闲适淡然了。

能够在这种温度下还保持着赏景一类的悠闲心境,可以称得上是勇士了吧。抱着不知道为何突然涌上心头的敬畏之心,我走上前去。

仔细一看,勇者先生看起来是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年轻人。头发是柔软的茶色,刘海向后梳,却把两鬓的头发放了下来,是有一阵子之前在年轻人中流行过的发型。勇者现在身边散落着几个易拉罐,正一副落魄的表情,大口大口地喝着酒精饮料,喝完一口还会发出“哈”的叹息声。看上去完全是爱情工作双失败在居酒屋里买醉的中年大叔形象。

说是勇者已经不准确了,应该叫失败者才对。

正常人遇到这种社会的渣滓,一般会远远地绕开吧。但是我不同。

我之前有说过吗?我喜欢人类绝望的表情。

于是我颇感兴趣地走上前去,在他身边坐下。故意用夸张的语调大声说着:“呜哇!应该快要是成年人了吧?你居然还在喝这种小孩子喝的饮料吗?!”

“小孩子才不会喝!!”勇者先生也大声地吐槽着“我不擅长喝酒啊!”

看出来了,我看着勇者先生通红的两颊。

居然能被四、五罐酒精饮料灌醉,真是不谙世事的体质啊。

“酒量简直和草履虫一个样!!”

“草履虫会喝酒吗?!呜……”醉醺醺的勇者打了个酒嗝之后,突然像是幼小的动物一样发出了呜咽声

我发现勇者面前的地板上,一点一点地,出现了圆形的、被水染湿的深色印记。

“居然突然就哭了!你是幼稚园小朋友吗,草履虫?!”

“就这样决定了称呼?!我有名字的啊!阿鲁巴!我叫阿鲁巴啊!”

勇者先生的名字叫阿鲁巴,实际上,这一点我在看见勇者先生的时候就知道了。

我在学校参加了一个只有部长一个人的凄惨社团,因为太过凄惨所以忍不住就参加了。凄惨社团的凄惨部长就是眼前这位,又废柴,又废柴,又废柴的阿鲁巴先生。在学校的无趣时光,我完全是依靠着(捉弄)部长而度过的。

现在,部长正用他那双不断冒出泪水的眼睛盯着我,脸上还带着醉酒后不自然的红晕。

真是危险啊,这样一副惨遭蹂躏的姿态。可是非常容易受到野兽的袭击的。穿着熊套装的我这么想着。

没错,虽然我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确确实实地喜欢着这个废柴部长。我喜欢的人因为我不知道的理由一个人喝个烂醉,甚至还流出了软弱的泪水,这个认知让我很不愉快。

“哭哭啼啼地,真恶心啊,勇者!”我说着话的同时,恶狠狠地往部长头上砸了一拳。他疼得又掉了两滴眼泪,却没有再继续哭泣了。

“称呼又换了?勇者是什么西幻的名称啊?!”他尽职尽责地吐槽着,接着闷闷地说,“换作是你,告白失败的话,也会哭的。”

其实我和部长说过好几次“我喜欢你”了呢。但是每次部长都以“是喜欢我绝望的表情吧!”作为吐槽。恶狠狠地失败了。如果每次都要掉眼泪的话,我的眼泪都可以汇集成悲伤的河流了吧。

“草履虫和人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是人类啊!你这只熊太恶劣了!…这不是和西昂一样吗?”部长无意识地用手滚动着易拉罐,“明明长得这么可爱啊。”

完蛋了。他是真的醉了。居然把布偶当做真实的活物。像部长这样的单细胞生物,以后步入职场一定会被啤酒肚的大叔诱拐着喝酒然后失去重要的东西的吧。

“西昂……”他无意识的念叨了一句我的名字,接着一脸凶狠地把手中的易拉罐扔了出去,“真是太讨厌了!!老是捉弄我,而且嘴巴还特别毒!最过分的是……唔噗!”

部长发出了绝望地惨叫声。

“为什么突然攻击我啊?!”部长捂着肚子冲我喊着。

“因为不想听。”

“给我好好地尊重一下失恋的人内心的痛苦啊!”

“咦?连恋爱都没有过的人在谈失恋?”

“单恋也是一种恋爱!”

我想要惯例地说出刻薄的话,以此来掩盖自己对于那个被勇者所爱的人的嫉妒。但是此刻却连刻薄的话也说不出来,心脏像是被泡在醋里一样,酸涩得几乎要皱起来了。

气氛一下变得冷清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街上连一个人都没有了。

就在我想要随便说一句话来打破这个该死的沉默的时候,感觉有重量透过布偶装传递到了肩膀上,发现阿鲁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毛茸茸的脑袋搁在我的肩上。

这种条件下都能睡着,这个人真是浑身上下充斥着危险因子。

如果我没有来的话,第二天就会出现《高校生醉酒惨遭冻死,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这样的新闻标题吧。说不定还会引起一波社会舆论。真是个罪恶的男人呢,部长。

我叹着气把阿鲁巴背到背上。

好吧,现在让我想一想草履虫的生存环境。

 

我站在阿鲁巴家的门口。

之前来这个地方做过客,因此姑且还知道地址。

阿鲁巴趴在我的背上,因为被厚重的布偶装阻隔,所以只能感觉到重量而不能体会到他呼出来的热气喷在脖子上的感觉。虽然有点遗憾,但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好事——至少不用冲冷水澡了。

但是目前面临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穿着布偶装的我根本没办法拿钥匙开门。

我调整好角度,毫不留情地松了手,部长的屁股和地板亲吻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从梦乡中惊醒的部长“哇!”地叫了一声,朦朦胧胧地睁眼看我,也许是因为疼痛,那双灰黑色的眼睛有点儿湿润。

要犯罪了。

在犯罪之前,我迅速地用拳头关爱了阿鲁巴的肋骨。“发什么愣啊!居然连拿钥匙开门都不会了吗?真是连草履虫都不如了!”

“熊说话了!!!”部长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已经彻彻底底地把布偶当做生物了吗?果然醉得不轻,“话说回来草履虫是会开门的吗?!”他这样呐喊着。最终还是没有丢掉存在的意义啊部长

最终部长花费了整整五分钟才把门打开,迷迷糊糊地对着黑漆漆的房间说了一句“我回来了。”就摇摇晃晃地走了进去,连门都没有关。

这到底是多么糟糕的危机意识啊,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把野兽放进家里。

我走进去关上了门,站在门口把熊套装脱了下来。布偶装实在太过笨拙了一点,在相对暖和的室内我是一点儿也不想继续穿着它了。

此时我已经做好打算决定在阿鲁巴家住一个晚上。要说原因,不是出于担心阿鲁巴这样软弱的理由,完完全全就是

私欲!

正常男性可能错过这种机会吗?答案一定是no。

我刚刚从堆在地板上的布偶装中走出来,就听见里间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接着部长“好痛!”地大叫了一声。我走进去一看,部长一边“嘶”地倒吸着凉气,一边蹲在地上揉着额头,身边是卧室的入口,但是门紧紧地关着。看上去几十秒前部长正准备穿过这扇门进入卧室,但不愧是虽然终究有一天要成为但是至少目前还没能成为灵体,失败地撞在了门上。

我走到他的面前,“酒精饮料原来是会把脑子喝没掉的吗?好可怕!”这样嘲讽着,“脑子好好地在的啊!”他吐槽着抬头看向我,接着露出了今晚第二个错愕的表情。

“西昂?!”

什么嘛,这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被划进非人类的范畴使我很不高兴,于是我攻击了他的肚子。

部长一边咕哝着“什么嘛做梦还这么痛”,一边不知道是今晚第几次地掉下了眼泪。

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生理反应,但接连从那张脸上滑落的液体证明了我的判断是错误的,我的人生少有手足无措的时候,眼前算是一遭。走廊里部长抽泣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大声,把我周围的空间挤占得满满当当,我感觉有些窒息。

我像是接错了神经一样,缓慢地蹲下去,认真地在思考如何安慰人这个我完全不熟悉的问题。部长好像在喃喃着什么,就在我想要听清楚的时候,他突然揪住了我的领子,那双灰黑色,被眼泪浸得闪闪发亮的眼睛瞪视着我,虽然完全没有威慑力,但是那一瞬间,我的内心确实有什么东西波动了一下。

“你这个!恶劣的混蛋!”张口就骂啊,我想,就这一次,让你骂个开心好了。

“嘴巴又毒!还打人!以捉弄别人为乐趣!真是最糟糕的家伙了!”

“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会喜欢你这种人啊!”

“真是的……可恶……”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颤抖着,带着隐藏不住的哭腔。像是和什么斗争着一样,迅速而颤抖地在我嘴角亲了一下,狼狈地放开了我的领子,转而用手抹着眼睛。

一瞬间,我被导弹击中了。

我感觉喉咙发干,黏膜像是十几天没喝水了一样干涩发痒,我伸手捏住了他的手腕。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阿鲁巴?”

话一出口,我甚至不敢相信这是我的声音——发着抖、喑哑的声音。我感觉脸上有液体滑落,我现在一定是在哭了,我的脸看起来一定相当糟糕。啊啊、真是,一生中最丢脸的时刻了。

所幸的是,阿鲁巴此时正低着头,因此看不见我这张一塌糊涂的脸。

他微微地颤抖着,说:“我知道,我知道啊。很恶心吧,说出这种话的我。虽然很任性,但是请你在太阳升起之前忘记掉吧。我们……还算是朋友的吧?”说完最后一句话,他正打算抬头看我,我怎么能在他面前暴露我脏兮兮的模样呢。于是我一按住了他的后脑勺,把他抱进了怀里。

“我不接受。”我很想故作严肃,但是笑意已经无法遏制地流露了出来,“说出口的话要好好地负起责任来啊!部长!”

“我也喜欢你。所以,在太阳升起之前,做好作为我的恋人的准备吧,阿鲁巴。”

发自内心的愉快感,完完全全变成笑容表露在脸上,又哭又笑,糊满黏黏糊糊泪水的脸。幸好阿鲁巴看不见啊。我这样想着,把脸埋在阿鲁巴的背上狠狠地摩擦了几下。

“不要用我的衣服擦脸啊!你是恶魔吗?!”

等到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一定会躺在这个家伙的身边,对刚睡醒的他展露笑容吧。

 

 

---fin---

 

 

 

 

小剧场

“啊,部长,明明在为了表白失败而买醉,却突然说喜欢我,不会是在玩我吧?”

“表情好可怕!不就是向你表白失败了才会买醉啊!突然变卦又说喜欢我的是你不是吗?!”

“你有向我表白?”

“有的啊!用了网上很流行的告白语啊!明年的情人节想和你一起过!然后你回答说:诶,可是我不想和笨蛋一起过情人节。我的心当时巴拉巴拉地碎了一地啊!”

我以为你只是像别的学生一样幼稚地想立下好朋友要一起单身这样的约定。

“我后面还有一句话,是如果我的情人是笨蛋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沉浸在悲痛中了完全没有听到!!”

 

喜欢的话请和我聊聊天,或者给我一个红心或者小蓝手

爱你们

评论(5)
热度(139)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