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关注前看置顶
头像是我儿

【弹丸论破1&2】不是车

狛枝喝了x药的前提
ooc,ooc,ooc
想开车没开起来的结果
开车太难
超级难吃,写着自嗨结果还没能嗨起来

房间里黑漆漆的,苗木诚站在玄关前脱了鞋,有气无力地道了一声我回来了。屋子里还是安静得过分,没有回应。
苗木一路打开屋子里的灯。柔和的白光一点点占据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他的脚步在卧室门口停了下来。门里面隐隐约约地传出细碎的喘息声。
他正准备收回手,门就被从里侧打开了。苗木诚吓了一跳,下一秒却被一个顶着一头白毛的家伙抱了个满怀。比起同龄男性显得过于娇小的身体直接被对方笼在了怀里。
狛枝凪斗将头搭在对方的肩膀上。白色的柔软的头发在苗木诚的脸颊上扫动,让他有点发痒。“苗木,苗木。”狛枝低声一遍一遍地喊着他,声音是异常的甜腻,炙热的呼吸挠着他的耳廓。苗木诚只觉得这口气吹得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僵直了,愣了半晌才有余裕推开他。
狛枝也乖巧地没有反抗,就顺着那一推坐在了地上。反倒是苗木立即露出了后悔的神色,“没事吧?”这样急急忙忙地说着,又伸出手把他拉起来。
明明那么点力气根本伤不了人,为什么不放着我不管呢。狛枝凪斗饶有兴致地想。
苗木诚拉住对方的手才发现狛枝的手烫人得可怕,偏偏狛枝又强硬地拽着不让他把手抽出去。他只好用左手打开了灯,意料之中地看见对方白得病态的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
“狛枝……”他一句话才冒了个头,狛枝就拽着他的手亲了上来,那架势颇像苗木诚曾经在路上遇见的白色大型犬,像要把人生吞活剥了一样地表达友好。
狛枝凪斗的吻具有与他棉花糖一样绵软的外表完全相反的侵略性。苗木诚下意识地紧紧地闭着双眼,触感却比平时更为敏锐,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舌头扫过口腔中的每一个部分,牙龈,粘膜……搅拌着唾液发出情色的水声。狛枝凪斗的气息占领了他口腔的每一个部分。不,也许不仅仅是口腔,他的大脑也如同他乱七八糟的呼吸一样变得一塌糊涂。
他感觉狛枝终于离开了,顺道还舔了一下他的嘴唇。舌头暴露在空气中,一丝丝地发凉,他急忙合上了嘴,过多的唾液随着动作咽下发出咕的一声。他听见头顶上传来一声轻笑,有点儿恼羞成怒地抬起头瞪狛枝。
狛枝眯着眼睛笑着,绿色的眼睛里泛着情色的水光。脸上都是情动的潮红。
狛枝意味不明地咕哝了几声,苗木诚只觉得腰侧一凉,紧接着又感觉有一只发烫的手摸了上来,而且那之手还有往上探索的趋势。他才发现狛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他的皮带。“等等……”他伸手用力撑在对方的胸口,试图阻止狛枝的行动。
白色头发的青年立即露出了自嘲的笑容:“被拒绝了吗?果然,像我这样的渣滓还是不要妄想触碰希望……”
“狛枝前辈还真是狡猾啊。”苗木诚打断了对方的话,逼迫自己直视着他的眼睛,“明明知道是陷阱但是还是喝下去了对吧。”
“包括这样自我贬低的话也是。”
“你明明就是吃准了我没有办法坐视不管……”
狛枝只是自顾自地笑着,“被识破了吗?不愧是希望啊。”
雾切桑说得真是对啊,我实在是太过心软了。
苗木诚忍不住叹了口气。
“愿意交给我吗?”
“请交给我吧。”
狛枝低沉着嗓音说着,话语里带着嘶哑的色气,像是恶魔的低语,又像是人鱼在蛊惑人心。
苗木诚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捧住狛枝的脸。

大概永远都不可能有后续的tbc

2016-08-01
 
评论
热度(102)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