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狛苗|幸与不幸

在希望之峰学园发生的故事。
但是是架空。
苗木因为奇妙的好人缘被称为希望
比较温柔的狛枝,有点病的苗木
糖掺玻璃渣
ooc有
可以接受再》》

1
苗木诚,以“幸运”的称号入学,今天却也还是像每一个普通的日子一样贯彻着“不幸”的本质。
因为老师拖堂的原因,去食堂的时候已经是爆满,结果没能买到自己的一直在吃的午餐面包,而是换了一个陌生的口味。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上楼梯的时候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绊倒了,慌乱中还拽住了一个正在下楼的人,对方也是出乎意料的脆弱,居然被弱小的苗木君一拽便一同倒了下去。
“对不起!没,没事吧?”虽然还有点儿搞不懂状况,但是还是先道歉比较好,苗木这样想着,从对方身上飞快地爬了起来。原本以为对方会对这样的意外感到生气,但是那个有着棉花糖一样柔软的白色头发的青年只是拍拍身站了起来,无奈地笑着,感叹了一句:“这可真是不幸啊。”并且从身后掏出了已经被压瘪的午餐面包。
不幸的应该是我才对,这样的话也只是在心里想着并没有说出口,苗木诚一边“真的很抱歉,把我的面包给你吧。”这样道着歉,一边递出手里的面包――却在递了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不出意料,苗木的面包也是像被车碾过一般惨不忍睹。
“这个就作为让我碰见苗木君的代价吧。”也许是意识到了苗木的尴尬,那个青年这样说着,“倒是不知道78期的希望――苗木君,能不能赏脸和我这样的渣滓吃一顿午餐呢。”
苗木诚有些被对方极端的措词吓到,为什么要这样形容自己,这样的疑问也只是憋在了心里。“‘希望’什么的,只是夸张而已,本来我就是一个人在吃午饭,有人陪同的话我也很高兴。”
然后,就变成了两个人一起在天台吃午饭的情景。苗木诚因为有陌生人在身边而感到局促不安,狛枝看起来倒是意外地放松,很快地将看起来相当凄惨的午餐面包解决,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苗木诚的进食过程。
苗木诚被对方的视线灼得愈发紧张起来,不由得低头去看脚下。这才注意到右脚的鞋带开了,正松松地散落着。
“啊……果然是因为在食堂买午餐的时候被踩到了鞋带……”
想来一定是在上楼梯心不在焉的时候踩到了自己松开的鞋带,才会摔倒的。午餐面包也是意料之中的难吃,不愧是最无人问津的口味。我真是太不幸了,苗木诚有点儿沮丧地想着。
“往积极一点想吧,苗木君。能够与希望一起享用午饭,我是发自内心地感到快乐啊。不知道这样的幸运之后,我会遇到多大的不幸呢?”
狛枝凪斗笑着,在他的背后,天空很少见的蓝着,飘着几朵和他的头发一样软蓬蓬的白云。虽然觉得对方只是在安慰自己,但是那样的笑容也感染了苗木诚,让他觉得自己似乎也变得幸福起来,甚至产生了今天的人生并没有那么不幸的错觉。
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
这是苗木诚与他的相遇。

2
在之前的人生中,狛枝凪斗一直在重复着幸运与不幸单调又复杂的循环。
但是,最近他对自己的才能有所怀疑。
无论是买汽水抽到一等奖,还是在街上捡到鼓鼓囊囊的钱包,都是纯粹的,没有副作用的幸运。
本来应该出现的,譬如喝了汽水拉了肚子,或者走着走着摔了一跤,作为“幸运”的代价的“不幸”,却毫无踪影。
要非得说有哪里令他感到不满的话,就是自己的恋人,同时作为“幸运”和“希望”的后辈――苗木诚,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深感希望不足的狛枝凪斗,现在站在了苗木所在的教室的门口。意外的,苗木的座位空空荡荡。
“那个,请问你知道苗木诚在哪里吗?”心中有一种让人厌恶的气息在蔓延,他伸手拽住了一位刚刚走出班级,梳着马尾的女孩子。
“啊,你说苗木吗?”那个女孩子立即露出了有点儿伤感的表情,“听说他受伤了,现在正在医院呢。”
“说起来非常的不可思议呢!苗木一开始只是吃坏了肚子而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虚弱的原因,在路上走的时候突然摔了一跤,摔倒的时候拽住了边上的摩托车,结果那辆摩托车恰好没停稳,被苗木一拽就倒了下来――然后腿被砸中,听说是断了所以不得不躺在医院里了。”
“这可真是不幸啊――明明是幸运来着。”
那个女孩子这样感慨着。
狛枝凪斗站在原地,目送着对方远去。
他突然想起来了。
像是有一条蛇紧紧地缠绕在脖子上一般,他感受到了窒息的凉意。
异常的才能,是从他第一次感到“喜欢”这种情绪的那天开始的。

3
“像我这样的渣滓……”
狛枝前辈又在这样贬低自己。
必须要做点什么来让狛枝前辈停止这种行为。
感觉有微弱的吐息喷洒在手心,苗木诚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捂住了对方的嘴。
虽然第一次这么痛恨行动比脑子快的自己,但是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能再收回。
“狛枝前辈是既温柔,又优秀的人。请不要再这样贬低自己了。”
苗木诚立刻收拾好了心情,十分坚定地看着对方绿色的双眼说着。
“作为狛枝前辈的朋友,我不能让狛枝前辈这样说自己。”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突然笑了起来。
“不是朋友哦。”
苗木诚愣了一下,讪讪地收回手,有点沮丧,
“我以为……”
“我啊,正是憧憬着说这样的话时,pikapika地闪着希望的光辉的你啊,苗木君。”
“如果这样无法使你理解的话,那么换句话说――不是朋友,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是抱着‘我喜欢你’这样不纯地目的接近你的。”
狛枝前辈……喜欢我?
无法相信不知何时开始在心里生根的隐晦的情感能够得到回应。
苗木诚完全陷入了呆滞,愣愣地看着对方。
“那么,你的回答呢?”
和白云一样柔软的青年微微笑着。
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苗木诚认为这是他人生中最幸运的一天。
“我也喜欢狛枝前辈。”
连耳尖都红透的少年,仍然执着地直视着对方做出回应。
但实际上,这是苗木诚人生中最大的不幸的开端。

4
也许是在医院待久了,坐在病床上望着窗外的少年看起来几乎和墙壁一样苍白。桌子上放着探望者们带来的水果,还有一个削了一半的苹果,边上放着削果刀。大概是刚刚有谁来过又有事离开了吧。
“苗木。”
听到声响,少年朝这边转过了头。额头上渗出红色的纱布显得格外刺眼。
“啊,是狛枝前辈!”
像是看见糖的小孩子一样,那双绿色的眼睛里仿佛绽放出了光芒。
“你已经注意到了吧。”
首先是腿受伤,接着是手,然后是头,现在是内脏。
“和我的联系越紧密,你受到的伤害就越大。这个应该是,我的才能和你的才能同时作用的结果。”
反而,对于狛枝来说,被车撞了也只是擦伤,类似如此的幸运越发的多了。令人厌恶的不幸也未再出现过。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不幸”更加糟糕。
他叹息着坐在床边。
“你也差不多该发现了吧,即使知道会给你带来伤害,我也无法放开你――完完全全就是个人渣。”
苗木诚挠着头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请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狛枝君。”
“同样无法放手的,还有我啊。”
狛枝稍微有些苦涩地笑了起来,低下头去亲吻苗木的额头。明明已经交往好一阵子了,苗木诚却还是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放在何处才好的手刚好摸到了边上的削果刀。
已经充斥着大大小小的伤口的手上,立刻又浮现出一道血痕。
狛枝拉过对方的手,将那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托你的福,这里也变得破破烂烂的了。”

想要拥抱彼此,即使遍体鳞伤也不会停下。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个狛枝有点正常过头……
第一次写剧情,希望能够得到是否ooc的反馈,欢迎和我探讨对他们的理解。
灵感来源是dmmd挪椅子线的be,真的很带感,但是我写不出那种感觉sad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当然附上评论的话会更开心!

评论(19)
热度(119)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