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狛苗|一条名叫希望的鱼

  • 尝试了一下童话的风格

  • 角色死亡有,让人不适的要素有

  • ooc得有点厉害

以上都能接受请↓

   

一条名叫希望的鱼


他有一只鱼。

那是一只灰扑扑的,有些发绿的草鱼。再普通不过了——就和他躺在砧板上,摆在饭桌上的同类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在他看来,这是一只独一无二的草鱼。

它游动的样子,有点像一只鲤鱼。他想。

“嘿,你疯了吗。”他的友人站在他的身边,看见被恭恭敬敬地,养在巨大的方型玻璃箱里的一只六块五一斤的草鱼时奇怪地笑了起来。“这可是一只草鱼,你应该把它放回池塘里去——你喜欢的不是锦鲤吗?”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不可见地波动了一瞬。

他不得不再次面对一个现实。

他爱上了一条草鱼,一条普通的草鱼。

“你说的没错。”他摸着玻璃箱冰冷的表面,“我喜欢的是鲤鱼,我应该——必须——喜欢鲤鱼。”

他的友人往后退了几步。

“它会是的。”他说,“它会是鲤鱼的,最华丽的,最好的,我的鲤鱼。”

他无意识地笑着,脸上露出近似痴迷的神色。他的指尖摁着的玻璃边上,草鱼打了一个圈。

他的友人咧开了嘴,笑得有些恐怖,“你疯了。真的疯了。”他注意到他的友人的手有些颤抖。

“我管不了你了。”他的友人说。

白色的灯光笼罩下,那只草鱼慢慢地游动着。

“承蒙照顾。”他说。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中无力地回荡。


“你应该是一只鲤鱼的。”他对他的草鱼说。

“我觉得这有点难。”他的草鱼回答他。“从我出生到死亡,我都是一只草鱼啊。”

“我爱你。”他对他的草鱼说,“但是我更喜欢鲤鱼一些。”

“好吧。”他的草鱼心软了,“我也许可以试试,如果你这么希望的话。”

“我知道这很难,”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也许你可以先从胡须开始……鲤鱼总是有胡须的。”

“可我是一只草鱼,草鱼没有胡须。”他的草鱼抱怨着,在看到他的眼睛时再一次地妥协了。“我是说,做你想做的吧。”他叹了口气。

他笑了起来。“我爱你。”他说。就像你爱我一样。

他把他的草鱼捞了出来,在它的两腮上缝上胡须。

它一定很怕痛,他想,因为在他穿针引线的过程中,他的草鱼颤抖得厉害。

它一定会成为最棒的鲤鱼的,因为它一声都没吭。这个认知让他十分愉快。

“这是唯一的一次。”他的草鱼——长了胡须的草鱼,气呼呼地一边在水里打着圈一边说着。“我可没想到会这么痛,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

他捧着脸看着他的草鱼。

他现在几乎就像是一只鲤鱼了,他有点沉醉地想。


“鲤鱼应该是白色和红色的。”他对他的草鱼说。

“可我是一只草鱼啊。”他的草鱼说,“草鱼总是灰绿色的。”

“我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了。”他的草鱼抖着多余的胡须,有些为难地说着。

“只是上个色而已。”他用着近乎哀求的语气,“不会有什么妨碍的。”

“我想要一只鲤鱼。”他说着,“可我太爱你了。”

他的草鱼沉默了,它想起了他看着水池里的鲤鱼的时候发着光的眼睛。

可它是一只草鱼。

“如果不痛的话……”他的草鱼犹豫着开口,“我想让你开心。”

他亲吻着冰冷的玻璃缸。

“我爱你。”他说,“只要有你,我就感到开心了。”

他给他的草鱼每一片鳞片都认真地上了颜色,现在它看起来和一只真正的鲤鱼没有什么区别了。

他的草鱼刚刚回到水族箱的时候几乎忘记了怎么游泳。

它挣扎着浮了起来,费力地调整着方向。

“我的鳞片怪怪的。”他说。“我几乎不能控制自己了。”

一些颜料被水冲了下来,在水中洇开一片红色。像是血液在水中飘散开来。

“你很像一只鲤鱼了。”他开心地说。

“可我是一只草鱼啊。”他的草鱼小声说着,听起来并不像他一样感到快乐。


他看着他的草鱼,他总是这么看着它。

他的草鱼有点不自在的拐着弯。

“……我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吗?”它小心翼翼地问着,依然有一些颜料从它的身上化进水里,在四周散成一片红色的雾。

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我终于想到了。”他有些疯狂的咧着嘴笑,“一只鲤鱼还差什么。”

他的草鱼——有胡须,红色的草鱼。不自在地转着圈。

“一只鲤鱼,是不会说话的。”他神色十分认真,“为了让你成为一只真正的鲤鱼,我决定之后都不再和你说话了。”

“等等。”他的草鱼说,“可我是一只草鱼啊。”

没有得到回答,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他只是看着它,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

第一天的时候,他的草鱼并没有放在心上。

“早上好。”在他出门之前,他的草鱼像往常一样说着,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得到温柔的回应。只有冰冷的关门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着。

它稍微有些不详的预感,但很快就劝说自己:你想得太多了。

第三天的时候,他的草鱼稍微有点慌了起来。

“你是在认真的吗?”它的声音里甚至带上几分焦急,“我是一只草鱼啊。”

他先是困惑了一会,接着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你饿了吗?”他拿出了一些鱼饲料,抓了一把撒进水里。“吃吧。”他温柔地笑着。

草鱼看着花花绿绿的鱼饵在水中下沉,觉得那是自己的心脏。

第五天的时候,他的草鱼六神无主了起来。

“拜托了。”它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和我说说话吧。”

第十五天的时候,草鱼开始对身边的一切生气。

“我错了。我不应该答应你的。我明明是一只草鱼啊。”

它的尾巴打在了玻璃上。

第三十天的时候,他的草鱼开始对身边的所有东西说话,像是害怕遗忘了说话这个技能一般,喋喋不休着。

“玻璃缸小姐,你好。”明明得不到回应,它却像是有些羞涩一般,“我是不是有点突兀……我想,我应该先从自我介绍开始……”

第五十天的时候,

“诶……让我想想,我应该还有点东西没告诉你,玻璃缸小姐。”

在草鱼和玻璃缸小姐成为朋友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再没有什么东西可说了。

即使如此,玻璃缸小姐也没有告诉它关于她的任何事情。

第一百天的时候,他的草鱼已经心灰意冷了。

“早上好。”在他出门的时候,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地说着。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回应。

它看着玻璃倒映出的自己,像极了一只鲤鱼。

我会不会真的是一条鲤鱼呢,他想。

第一百三十天的时候,草鱼不再说话了。

也许我是一只鲤鱼,它想。只是我妄想自己是一只会说话的草鱼罢了。

毕竟,一只鱼怎么可能会说话呢。

第两百天的时候,“亲爱的。”他站在鱼缸前面,声音温柔地说着。他的鲤鱼只是漫无目的地游着,没有任何反应。

“恭喜你,你有一只鲤鱼了。”他的友人站在他的身边,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你感到高兴吗?”

“当然,我开心得快要死去了。”他很想这么回答他的友人。但是他的嘴张开了一瞬,马上又合上了。

为什么呢?他想。

我并不感到高兴。


第三百六十五天的时候,“我回来了。”像是前三百六十四天一样,他说,没有得到回应。

奇怪,他想,我的草鱼应该要回答我的。

他的草鱼总是比他更早开口。“欢迎回来!”这句话,他常常才刚进门就能听到。

他恍惚之间突然意识到,

他的草鱼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说过话了。

“草鱼君。”他在房间里转着圈圈,“你最近都不和我说话了。”

哪里都没有。

他站在一片狼藉的房间里,捂着脸。

除了水族箱里游着的一只鲤鱼,哪里都没有他的草鱼。

几滴水砸在地板上。


他有一只鱼,一只普通的鲤鱼。就和它和池塘里游着的,放在宠物店的观赏缸中的同类并没有什么不同。

“拜托了。”他抱着他的鲤鱼,声音里带上了哭腔。“和我说说话吧。”

他的鲤鱼沉默地挣扎了几下,终于像是一只真正的鲤鱼那样死去了。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我杀死了知更鸟。

      

                        启事

                 关系人请注意,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审判,

                 受审者为麻雀。   


-fin-

【or tbc?】

======

思考再三还是把这篇放出来作为这周的产出。

灵感来源是mili的浴缸人鱼和《谁杀死了知更鸟》

原计划是狛枝将苗木改造成人鱼……但是实在是太血腥了所以不要。

尝试了一下通篇不出现角色名字的写法,然后发现去掉名字之后我写得真是苗木不像苗木,狛枝不像狛枝……

鲤鱼是象征意义。象征内容如标题。

【本来本文所有的鲤鱼的字样都应该是锦鲤的,但是基友说很出戏所以换成了鲤鱼,大家意会一下就好】

大致是想表现狛枝对苗木的爱和对希望的爱出现冲突之后做出的选择。

顺便说一下,之后的产出就不能保证了,有看我微博的小伙伴应该知道我正在憋一篇长篇……

喜欢的话请给我一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爱你们❤

评论(18)
热度(104)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