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关注前看置顶
头像是我儿

【狛苗】歪曲的歌[沙耶之歌paro](3)

  

    “医生,你知道江之岛盾子这个人吗?”在例行的复诊过后,我对着松了一口气的医生这样问到。

    我现在已经可以判断得出,在我说出这句话后,对面的肉块露出的是震惊的表情。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尖细的声音颤抖着反问我。

    “我认识她的一个亲戚,是他拜托我的。”我笑着回答。这样的回答当然无法使人信服,但我也无所谓。

    “抱歉,关于她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医生说完之后,又露出了不耐的表情,“总之,今天的诊疗就到此为止吧。”

    我笑了笑,没有刨根问底,而是直截了当地走了出去。

    她在说谎,我当然能够看得出来。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信息。

    在我穿过医院的走廊的时候,听到了两名护士在闲聊着什么。

    “啊……你有听说过关于这所医院的怪谈吗?听说有好几个病人,突然就死掉了。”

    “生病去世的话,也很正常吧……”

    “没有这么简单,听说那些死去的病人在死之前都声称自己做了噩梦,梦里有一个非常可怕的怪物站在自己的病床边,而且做梦的晚上那些病人都表现得十分痛苦,在床上使劲挣扎呢。”

    “天哪!”

    “也有保洁阿姨说看到了奇怪的身影……”

    “不要再说下去了!好可怕啊!”

    于是另一名护士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只是传言而已啦……”

    我径直从她们的身边走过。

    

    “我已经知道了,江之岛盾子一定和那所医院有所联系。”我盘腿坐在床上,苗木诚则抱着枕头坐在我的对面。黏唧唧的触感使我十分不快,但也无可奈何。“我打算今天晚上偷偷潜入医院,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资料。”

    “这样做不太好吧……”苗木诚有些犹豫。

    “不是该不该这样做的问题。而是只能这么做了啊,苗木君。”我抬起头来看他,“毕竟,你一点有用的资料都不能提供给我啊……什么都没有是没有办法找人的吧。”

    “啊,也是……”苗木诚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诚?”我凑近他的脸,直视着他的眼睛,“明明要找人的是你,却什么也不知道吗?”

    “……”苗木诚闪躲地移开了视线,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刺耳的鸣叫声响了起来。

    “啊!应该是饭好了。”

    苗木诚借着这个理由把枕头扔在了床上,迅速地跳下了床,朝着厨房走去。

    我无声地笑了起来。

    

    “味道……可以接受吗?”

    苗木诚十分紧张地注视着我,我不得不把手中的筷子伸向碗里看起来像是打了马赛克一般的不明物体。

    “嗯,很好吃。”我面带微笑地说。尽管我的胃一直在翻江倒海。

    苗木诚自己吃了一口,露出了有些愉快的笑脸。“啊……虽然这么久没做过饭了,但是我的厨艺也还没有倒退太多嘛。”

    但是,旋即他就意识到了不对。

    “狛枝君,你的味觉没有出问题吗?”

    “不,我的所有感知都是同步的。”

    “那怎么可能好吃得起来啊!”苗木诚立即大叫了起来,“你这个家伙,居然可以面不改色地骗人吗?”

    “就算说不好吃也不能改变什么吧,只能让你的心情变差而已。”我回答到,又吃了几口。“那样的话,说好吃不是会更好一些吗?”

    “……要是能够找到你会觉得好吃的东西就好了。”苗木诚叹了一口气,有些闷闷不乐。“这种事,我不抱很大期望哦。”我笑了笑,“与其在这种事上努力,不如苗木君多试试能不能回忆起一些有用的,关于江之岛盾子的信息吧。”

    苗木诚迟疑了一下,“狛枝君,今天晚上的话,还是我去医院里找资料吧。”

    “为什么?”我问。

    “我想要顺带把狛枝你的诊断记录也带回来。”

    “那么,路上要小心啊。”

    我笑着说。

    

    与其我自己去,不如说我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让苗木君去。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什么也找不到。因为那只是一所对外开放的医院罢了,即使真的有什么秘密资料,也不可能藏在那种地方。更何况,苗木君已经在那里“找”了那么久。

    但是,如果是苗木君去的话,一定会带着重要的资料回来的。

    在苗木君回来之前,我也有一些必须要解决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请等一下,马上就来。”我这样大声说着,走到厨房,拿上了那把尖头的刀。

    

    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苗木已经从医院回来了。我的卧室墙角的地方多出了一个箱子状的物体,我意识到那可能是资料。我走了过去,打开了箱子。

    “咕噜”一声,一只眼珠转了过来,直直地盯着我。我苦笑了一声,虽然早有预料,但是现在的我果然没办法像以往一样普通地阅读这个事实还是让我有些伤心。我在箱子里翻找了一会,才发现了一张可能是照片的东西。

    幸运的是,尽管正面的影像在我眼里完全是歪歪扭扭的形态,但我还能勉强辨认照片背后写着的地址。

    我将那张照片单独收了起来,朝着厨房走过去。

    “狛枝君,你昨天去买菜了吗?”苗木诚站在冰箱前面,冷冻层的门打开着。

    我瞥了一眼里面塞得满满的肉类,漫不经心地回答,“啊,是的,我想去看看有没有我能够吃得下去的食材嘛。”

    “那这些肉你能够吃吗?”苗木诚转过头来看我,我朝着他露出了笑容,“对啊,虽然由于我现在的状况没有办法判断是什么动物,但是这种肉我好像可以吃。”

    不仅是可以吃,而且对我而言是美味。这句话我没有说出口。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了。”苗木仍然在对着冰箱沉思着。“但是,这到底是什么动物的肉呢……”

    假如在那个时候我足够了解苗木的过去的话,我是定然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的。但是,那时的我对于自己有着足够的自信,忽视了苗木君的喃喃自语。

    “总觉得……在什么时候闻到过这种特别的气味……”

    

    在吃早饭的过程中,我和苗木君提了那张照片的事。

    “啊……那个照片上的地方好像是她的旧所。”苗木君犹豫着说,“我去那个地方找过了,并没有找到她。”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去那里看一下。”我说,“毕竟那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了吧?那个箱子里剩下的,我没搞错的话应该都是我的病历了。”

    苗木诚点了点头。

    “虽然有点远,但是要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你要和我一起去吗?”我问道。

    “你先出发吧,我会在那里等你的。”苗木说。

    我笑了笑,这个答复也是可以料见的。

    

    江之岛盾子的旧居,是在深山中的一座别墅。

    尽管我的五感偏差的厉害,却依旧可以感受到那座房子中透出的陈腐的气味。想必那里已经许久没人光顾了。

    苗木诚站在房子的前头,久久地凝视着上锁的大门。在寒冷的山林里,他依旧只穿着他固定的装扮。

    我用携带的用来当做武器的扳手砸开了门锁,推开门的那一霎那,腐败的味道夹杂着空气铺面而来。我用手在面前挥了挥,走了进去。苗木诚跟在我的身后,有点儿惴惴不安。

    月光穿过窗户撒进屋子,照亮了屋内蒙上灰色的家具们。和想象中一样,这座房子中什么也没有,地板,桌子,椅子,床,除了最基础的家具外空无一物,虽然看起来似乎一应俱全,但是但凡是个人类大概都不会想要在这样的房间中居住。那些家具不像是为了使用,更像是为了掩盖什么。即使在我眼里都是红色的肉块,但这座房子也在宣告着它的死亡。

  我草草地拉开了几个抽屉,可悲的是,以我错误的视觉,只能看到一片红色和肉色。虽然能够看出这些抽屉里什么也没有,却并不能看到蜘蛛网一类时间留下的痕迹。

    我终于无法忍受这个地方比别处还要更加浑浊,更加令人作呕的空气,退了出去,却发现苗木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正站在院子里的一口井边,探头往井底看去。

    发现我出来,苗木诚立即远离了那口井,朝着我走了过来。

    “发现了什么了吗?”

    “像你想的一样,什么也没有发现哦。”

    我拍拍衣服,对他说。

    “哈哈……”他立即发出了心虚的笑声。

    “那么,苗木君,你在那口井里发现了什么吗?”我问道。

    “只是普通的一口井罢了……”

    苗木真的完全不会说谎,我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走到那口井旁,向下看了一眼。

    井只是一般的深度,可以看得见已经干涸的底部。在山上的话,打普通深度的井可是打不到水的啊。

    “不管怎么样,既然来了还是探究一下比较好。”我从带来的背包里掏出了一根登山绳。

    “可是……到井下去也太危险了一点吧……”苗木诚抓住了我的手腕,注视着我的眼睛。

    “一开始说要找人的,不是苗木君你吗?”

    苗木君一时语噎,只得放开我的手,我将绳子在离井不远的一个树桩上打了一个结,利用绳子落到了井底。在我到达井底没多久后,“嘭”的一声,苗木君落在了我的身边。

    “啊疼疼疼……”苗木君揉着自己的屁股站了起来。我打开了手电筒,我们周围立刻就被手电筒暖色的光所照亮。

    在上面看是一回事,下来之后处在这个被肉块紧紧包围着的地方,还是有够挑战承受力的。

    “苗木君,这个地方,是不是有点不一样。”

    我将手电筒照向我所说的地方,那个地方格外的光滑,与周围格格不入。

    我伸手摸向那个地方。就在此时,苗木诚突然抱住了我。

    “不要再继续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回去吧……回去吧狛枝君……剩下的部分我自己来就足够了。”

    我转身拥住他。

    “我想要了解你啊,苗木君。无论你是什么,我对你的感情是不会改变的。”

    我腾出一只手,按下了那块砖(我猜测它是一块砖)。

    于是,另一个世界在我面前打开了。

    


2017-01-12
 
评论(9)
热度(35)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