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狛苗】歪曲的歌[沙耶之歌paro](4)

    苗木诚永远,永远也不会遗忘那部分过去。

    “我说啊,你明明就没有天赋,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啊,真是看着就叫人恶心。”江之岛盾子穿着白大褂,靠在苗木诚的桌子旁边。

    “我毕竟不像江之岛你们那样聪明啊……我只是普通人,我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要更加努力不是吗?”苗木诚挠了挠脸颊,继续研究起了桌上的报告。

    “啊啊……你那双眼睛,真想要挖出来泡在福尔马林里啊。”江之岛盾子这样感慨着,“苗木诚啊,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你都能坚持下去吗?”

    “应该是会的吧……毕竟我也只有积极这一个优点了嘛……”

    “唔噗噗,这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像这样的恐怖宣言,江之岛每天都会说很多,因此,苗木诚并没有放在心上。

    人类,是喜欢以自己的价值观揣度他人的生物。

    因此,苗木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同学会做人体实验。

    坐在玻璃的囚笼里面,可以看见一些被肢解成碎块的人类被送出去。

    “为什么要这么做。”

    即使反复地这样询问自己,也不可能得出答案。

    皮肤碎掉了。

    手指掉下来了。

    每一天,玻璃里面的倒影都在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你会坚持下来吗?”

    即使再怎么痛苦,多少次地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这个问句就像是诅咒一样。

    是啊,我只有积极这个优点罢了。所以,绝对不会认输的。

    纯白色的风景无穷无尽地重复着,直到某一天。

    睁开眼的时候,是蓝色的天空。

    苗木诚一瞬间以为曾经发生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己躺在树下一不小心睡着后做的一个可怕的噩梦。

    我还有好多研究没有完成呢。

    但是,这双手已经不可能再继续它们了。

    像是在嘲讽着什么一样,苗木诚躺着的不远的地方,树立着一面镜子,与周遭没有人类打扰的自然景色格格不入。

    苗木诚走向那面镜子,镜中映出的倒影毫无疑问不是他自己——甚至不是人类的样子。

    只有那双眼睛,灰绿色的,人类的眼睛。

    镜子上贴着一张纸片。

    〖对于自己的新形象还满意吗?这是给最讨厌的苗木君的礼物,不要太感谢我哦!

    我可是赋予了这具身体十分厉害的能力的呢,具体是什么还是让苗木君自己去发现吧唔噗噗。

    不甘心的话,就来捉迷藏吧。找到我的话,就满足你一个愿望怎么样?

    要好好地履行诺言活下去哦。

                              江之岛〗

  一定要找到她。苗木诚捏紧了纸条。

  但是,终于面对她的这一刻,苗木诚却发现自己的内心非常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绝望。

  时间真的能够磨平一切。

    

    我可以笃定,在我找到这里很久以前,苗木君一定下到过这个井底,找到了那个机关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进入这里,他一定已经猜到了进来后将会看到的画面了吧。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像是在嘲讽着什么一般,“嘭”的一声,我们的前方炸开了一束礼花。那些细碎的纸片落下之后,一张巨大的,筋肉组成的像是皇位一般的椅子映入我的眼帘,上面,无疑是一具骸骨坐在那里。

    “咔哒”一声。某处大概有一个录音机开始运转了起来。

    “被苗木君找到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是啊,通关奖励没有哦。因为我已经死掉了嘛!”

    “啊啊——真是超超超超超超超绝望的啊。毕竟,像我这样子的天才死掉的话,很有可能要好几个世纪才会再出现一个差不多的嘛。”

    “而且啊,苗木君以后啊,就只能以怪物的身体活下去了呀!”

    “哎呀,真是对不起!但是啊——你还可以选择死掉嘛?对不对?我真是超级聪明啊!”

    录音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转过头去看苗木君的脸,他看上去十分平静,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幕。他叹了一口气。

    “我啊……在这之前一直是以找到江之岛盾子为目标在活着的。但是,我的心里多多少少也有预料,江之岛盾子一定已经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面死掉了吧。”

    他捡起了掉在椅子边的一只针筒。

    “不惜以自己作为实验材料……我现在多多少少也明白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现在也应该和你说了。”苗木诚停顿了一下,“其实啊,我有一个特别的能力,可以改变生物体的构造。也就是说,我可以治好你,狛枝君。”

    “你不打算询问一下吗?我愿不愿意回到原来的世界?”

    “冰箱里的那些,是人肉吧……”苗木诚似乎答非所问,“我还是想起来了……我在这里的时候曾经闻过无数次的气味。”

    “被你杀掉的那个人……是隔壁的邻居吧。”

    我笑了起来。

    苗木说得没错。在几天前,我回家的时候看到他从我的家里冲出来。一边大喊着。我上前去抓住了他,捂住了他的嘴。

    “如果你乖乖闭上嘴的话,我会给你钱。想要多少都可以。”

    不得不说,金钱的诱惑力还是相当大的。但是,如果不斩草除根的话,还有可能发生很多不该发生的事情。

    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希望出现偏差。

    因此,在他上门来要钱的时候,我直接了当地杀了他。多亏了我的知觉偏差,我并没有多少心理障碍就解决了他。

    一开始只是想处理一下尸体,于是把一些细碎的部分丢进锅里煮了。但是意外地发现闻起来居然还不错。

    于是,剩下的部分我就尽量把它们切得看不出样子,塞进了冰箱。

    但是,我没有想到,苗木君能够认出那是人肉。

    这个时候再后悔也为时已晚。

    “是啊……所以说,这样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到现实世界了不是吗?”我笑着说。

    “有办法的,狛枝君。”

    苗木诚给出了一个让我十分吃惊的答案。

    “我啊,也是有办法消除记忆的。”

    “其实一开始,我就应该要这么做的。只是因为我的私心,就让你做出了这种事情……”

    “我会承担起这一切的。请不要担心,这个晚上过后,你就能够回到原本的生活中去了。”

    这个回答,无疑在我的心里掀起了风暴。

    “等等——诚——”

    我的话甚至还没有说完,我的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最后我所能看到的,是苗木君满怀歉意的脸。

    啊啊——我在心底苦笑着——

    在某一次诊疗中,我曾经向医生询问过医院的怪谈。

    “很不可置信吧,但那是真的呢。”医生说,“只是那些去世的病人,都是本来就得了治不好的绝症,已经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其实啊,还有一些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做那个怪梦的病人还有很多,绝大部分都是油尽灯枯的人,但是,除了那些死去的,做了这个怪梦的人,病情都突然地好转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搞清楚真相之前,医院也不敢宣张。”

    是的,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在我的胸膛里跳动的,才是一颗怪物的心脏啊——

    

    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洁白。

    据医生所说,发现我的时候我正重伤躺在我家附近的公园里。联系上我神秘失踪的邻居,警察们判定很有可能是有杀人狂在附近活动。

    虽然警察们问我凶手的模样,但是我却对这件事毫无印象。更准确的说,从我的飞机失事到我这次在医院中睁开眼,这期间的经历对我而言都是空白的。

    医生诊断我也许是受的刺激太大导致的失忆。

    日向君对我说,我在这段时间里判若两人,态度十分恶劣。

    “我居然会做出这种事吗……”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笑了起来,“我对闪耀着希望的大家居然会感到厌恶吗……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向你们道歉啊。”

    “等你好了可得好好向大家道歉才行……西园寺已经扬言要偷偷摸进医院杀掉你了,看来是被你气得不清。”日向创笑着说完这句话,就拉着坐在一边打着游戏的七海一并走了。

    我看向依旧靠在门口的女性。

    “雾切小姐,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啊……请饶了我吧……”

    “也许是我多心了吧。”

    雾切响子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

    “这个人,你有没有看见过?”

    那是一张单人照,上面一个在白大褂里面穿着绿色的卫衣的青年人对着镜头笑着。

    “苗木诚……”

    我念出了写在照片右上角的三个字。

    “怎么样?你有见过他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一贯无感情的雾切小姐的这句话似乎有些颤抖。

    我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

    “没有哦?真是不好意思。”


2017-01-12
 
评论
热度(43)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