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6茶|未出口的话语

注意:是对6号死前空白期的妄想,可能有bug

一个半小时小摸鱼,擅自给6茶加了剧情。

可能有ooc

可以接受的请→ 


     “你不适合杀人。”狐狸曾如此言。

       茶丸此时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跑,脑海里没来由地浮现出狐狸说这句话时略微下垂的眼角,和少见的降了调的句尾。

       今夜夜色漆黑,街道是令人窒息的寂静,只有鞋底落在花砖上的哒哒声回响于夜色中。茶丸脸色发红,喘得像个破损的风箱,汗珠从额头滚落,坠在粉色的睫毛上,带来一片模糊的视野。他隐隐感觉两腿发软,却不敢停下脚步。身后无尽的黑夜隐藏了同样漆黑的枪口,耐心的猎手正等待着他露出破绽。

       茶丸握紧手中的匕首。自打他效命的集团在烟火中化为灰烬,他便不再配枪出行。唯有这一柄匕首作为曾经在黑暗中潜藏过的证明,始终不离他左右。茶丸相信自己杀人的技术,也对自己掩盖痕迹的能力有着自信。然而却最终败给了过于柔软的心。

       早知道没有摆那一枝百合花就好了。

       茶丸叹了口气。那一次的任务目标尚是个少年。他对剥夺这样年轻的生命实在心有不忍。恰巧当天心血来潮买了一束百合,他便留了一枝在那残酷的猩红之中。

       到底是怎么通过一枝百合追查到他的,茶丸尚摸不着头脑。此时如何从枪口下逃生才是他该思考的正经事。他感受到自己的体力正随着汗水逐渐被夜风带走,身后若隐若现的响动一次次拧紧他脑海中的弦。

       不知何时,路灯昏暗而温暖的黄光已然消失。茶丸恍惚间觉得街景似曾相识,他从近乎浆糊的大脑中捞出回忆。是了,这是狐狸所在的街道。

       求救的想法刚刚浮起又被他摁下。平日和狐狸一起看的新闻里,那些被狐狸轻描淡写融化在爆炸中的庞然大物让他触目惊心。假如狐狸的所在地被暴露,恐怕第二天这里就要被杀手们淹没了。但是,眼前的景色逐渐模糊扭曲,他迈开脚步的速度也渐渐减弱,近乎恐慌的危机感涌出心头。

       无论谁都好,救救我……

       怀抱着这样的心态朝着熟悉的破旧房门伸出手去。在茶丸不可思议的注视下,那扇门发出“吱呀”的老旧呻吟被打开了。狐狸一手握在门把手上,眼里是一闪而过的惊讶。

      “后面……”茶丸忽然间就安下了心,好像打开门的不是一个炸弹狂人而是救世的耶稣基督。他警示的话语尚未吐出口,狐狸就对着他身后的夜色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狡诈微笑。

        茶丸听见从对面人插在外套中的右手里发出“咔哒”的机械声。紧接着红色的火光就照亮了他面前的那张脸。橘红的光芒在狐狸的脸上跳动,富有诡异而疯狂的魅力。

        有那么几秒钟茶丸没听到任何动静。他很快理解到这是震耳欲聋的寂静。他拽着狐狸的衣领,大声喊:“你是不是疯了!”话语出了口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恐怕用力过猛,声音在燃烧的噼啪声中像是尖叫。他稍微冷静了一点,听到从遥远的街区隐隐传来的警笛。他喘了几口气,说:“你怎么敢在自己家边上埋炸弹!”

       “不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吗?”狐狸对着他嘻嘻笑,脸上是一如既往的轻浮。“再说了,这也不算‘家’吧,像这种地方,我想要几个就能有几个。”

        茶丸松开揪着他领子的手,有点愣怔的看着他。狐狸脸上明明暗暗,浮动的是他读不懂的寂寞。

        “警车就要来了,你快点走吧,不然……”茶丸的话才出口了一半,忽而又卡在了喉咙。不然,不然又会怎样?狐狸并不像他想象中那般需要照顾,他独立地站在世界之外,一切对他而言似乎都无所谓,假如狐狸就此离开,那么失去了公司作为情报来源的茶丸就再也无从寻找他的踪迹,他和狐狸的孽缘也就一并在这火光中烧尽。他们的联系原来脆弱至此。

       可是狐狸救了他一命,他想这件事或许对狐狸而言轻如鸿毛,对他而言却使他们脆弱的关系略显沉重。

       “我除了复仇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狐狸的脸又霸道地占据了茶丸的思考。他回想起自己听见这句话时胸口的沉闷,想,假如他再对我说一次这句话,至少我可以反驳他。

       只是,这句话再也没能吐出口。

       茶丸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最后一条属于狐狸的新闻。这个疯子的绝望扩散了一公里,任性得人神共愤。

       假如他说了那句话,或许一切也并不会变得不一样。但是,此时,这句未出口的话像醉酒的狐狸,沉甸甸地依在他的身上。

 

       “你并不是只会复仇而已,你看,至少你还救过我的命。”

 

        未出口的话语

        Fin.

2018-05-28
 
评论(1)
热度(29)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