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狛苗】隔窗望花

因为有人看出了隐藏剧情所以转转

票瓜木艮:

昨晚忘记标注了,补上
这篇借用了先前幸运组活动抽到的环球旅行者狛枝x关东煮店苗木,因为恰好有想表达的东西就重写了设定。
◇食用预警◇
没有爱情成分(几乎没有成分……),其实应该说是幸运组的文。
但是因为我本人偏向狛苗,担心含有让对家感到不适的性格描写,所以打的是狛苗的tag。
有一定程度的ooc
可以接受的话请↓


    教室中被十几人共同呼吸着的空气稍显浑浊,黑板上用粉笔洋洋洒洒写着的板书,明明拆开成一个个字就能够看懂,合在一起却如同来自外星系的文字一般不知所言。苗木诚揉了揉有点发疼的头,再一次意识到自己是“幸运儿”的事实。
    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确实是喜出望外,现在这股热情却已被消磨了不少。从各种条件来说,苗木诚都与这个班级格格不入,恐怕是直到毕业,都要像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虽说从希望之峰出去的学生会被各方争抢,但这其中包括“幸运”吗?
    原以为进入希望之峰就能够变成人生赢家,现在看来自己果然还只是做普通人的料。徒劳地思考着假如当初没有借着冲动入学的话,此时的自己将过着怎样的人生,空气似乎越发地沉重了起来。
    要窒息了——尽管明白这仅仅是自己的幻想,苗木诚还是不堪重负般地打开了窗,将头转向窗外。
    这时,他注意到一个瘦高的人影正从他的窗下走过。  
    是狛枝前辈。
    托了狛枝醒目白色头发的福,尽管隔了一段距离,苗木仍然轻松地认出了对方。狛枝凪斗此时正闲庭信步着,丝毫没有此时是上课时间的自觉。
    苗木诚很早就了解到对方正是上一届的“幸运”。作为这所学院中的两座孤岛,苗木诚对对方却是少有接触,认识也仅限于对方偶尔做出的几件惊动全校的大事。换言之,他对于这位神出鬼没的前辈的了解和一墙之隔的预备学科差不了太多。狛枝凪斗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一晃一晃,苗木诚只能看见他逐渐远去的背影。“这家伙在上课的时候做什么呢。”这样的疑问也只在他心头出现了一瞬——只因为那个是全校闻名的狛枝,所以一切异常都顺理成章。
    作为这一届的幸运,苗木诚延续了他从小以来的一贯风格——没有存在感。相较起来高二年的狛枝甚至比他更糟,简直要达到狗憎人厌的地步,走到哪里周身边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氛围,偏生其本人仍没有任何自觉,每天脸上都挂着温和的笑容,和遇到的每一个学生点头问好。天气特别好的时候见到苗木还会和他打招呼,仿佛没察觉到自己有多么被孤立似的。
    苗木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狛枝亲密接触,是在第一次月考放榜的时候。他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见自己的名字缀在名单的最后,还是稍微有些忧郁。
    接着光线一暗,他侧过头去,看到那个远近闻名的狛枝前辈就站在他的身边,正看着高二段的排名表。他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狛枝凪斗”四个字占据着最后一名的位置,他不由得收回视线,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狛枝似乎没有受到糟糕成绩的影响,已经将视线从自己的名字上移开,开始从头开始看整张表格。狛枝很高,比他高出半个头左右,他从这个角度看去,可以看到对方白皙干净的下颚,以及他总是挂在脸上的微笑。卷曲的白发落在脖颈旁,不知为何看起来苍白的有些刺眼。苗木诚那一瞬间对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前辈生出了几分同情。
    狛枝像是感受到了苗木的视线,转过头来,脸上流露出一丝莫名的神色。
    “苗木诚?你就是这一届的幸运?”
    狛枝凪斗微微眯着眼,嘴角扔噙着几分笑意,看起来温和又好亲近。他的声音稍低,有一种神秘的磁性。苗木诚突然有些不解对方究竟为什么不受欢迎。
    “是的,是我。您是狛枝前辈吧。”他答道。
    狛枝听到答复,并没有回应苗木,而是转过头去看苗木身前的布告版。苗木一瞬间稍微有些羞愧,转念想想眼前这位和自己并列,也就坦然了。
    “果然……”
    狛枝没有避讳地压低声音,因此苗木很清楚地听清了他的话语。不过苗木诚还没来得及愕然狛枝这与外表不相称的失礼发言,就立刻被狛枝接下来的话语彻底打碎了先去对对方建立起的良好印象。
    “……你感到不甘心吗?不过我劝你还是尽早放弃的好哦。人的才能,在生下来的那一刻就被决定好了,这就是所谓的‘运’吧。像我们这样的存在,只要给这希望做衬,表现对方的闪闪发光,也就算是获得了仅有的生存价值了吧。”
    这一段话终了,狛枝仅是又笑了一笑——那笑里当然也带了让人不愉快的色彩——并不等苗木回应,便自顾自地走了。苗木诚站在原地消化片刻,也只能算是理解了对方被孤立的原因,并且给对方打上了“奇怪的人”的标签。
    至此之后,苗木诚再没有与对方搭话的时机。
    隔了几月想来,狛枝虽然性格奇怪,却也没有四处树敌的习惯,苗木诚才明白对方当时恐怕是看出了自己眼神中的同情,这才说了那一番话刺激他。想到此处,苗木也不禁自嘲地笑笑。
    狛枝是那样特立独行的人,恐怕自己的同情反倒招致了他的反感吧。再说,同是天涯沦落人,自己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同情对方的呢……
    苗木看着此时窗外在阳光里走着的狛枝,心中转过了几次道歉的念头,最终还是都雾散了。既然对方希望自己少去打扰,此后他还是对狛枝敬而远之的好,也免去许多纠葛。
    只是他对狛枝,始终是揣测不透,有如隔窗望花看不真切,可望而不可及。
    到底是意难平。
   
                 ●隔窗望花
   
    狛枝毕业的那一年,苗木诚挤在送行的队伍里——他当然不是给狛枝送行的。
    日向创和七海千秋的身影只能隐隐从人群的夹缝中看见,他们向着苗木诚用力地挥了几下手,终于被淹没在晃动人影里。他愣愣地放下手,心想今日一别,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再次相见了。他心里有点泛酸,却也不是特别难受。
    苗木诚挤出人群,已是十分狼狈。他转头望了一圈,没有看见狛枝凪斗的身影。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就在毕业的三天前,他听闻狛枝好运地在商场抽中了旅游劵,出发时间恰巧就是今天——此刻大抵已经在前往某个度假小岛的飞机上了。
    苗木诚未免有些怅然若失。
    他的高中生涯也已匆匆过去了两年。这两年中,他始终不曾了解过狛枝,甚至也不曾真正了解过自己的同班同学。除了寥寥几个心思纯粹的,其他的学生纵使表面亲近,却也始终与他隔了一堵墙。
    他站在的墙的这头,隔着窗,看那个他似乎不可能融入的世界,他始终只是一个窥探者。他时常想,如果他不是如此的“幸运”,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
    他仍然看着人潮涌动的校门。
    经此别,大概是再也见不到那个白色的身影了。
   
    他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
    此时看着缭绕的白雾对面那张没怎么改变的脸,他只觉得造化弄人。
    狛枝凪斗还在和嘴里的海带搏斗,因为苗木诚坏心眼地给他捞了一根刚刚下锅的。苗木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狛枝有着没来由的怨恨,或许是因为他擅自让狛枝承担了他整个高中生涯的负面情绪。毕竟,在他短暂的高中生活里,狛枝就是那个最大的,让他看不穿,摸不着的谜团。狛枝凪斗代表的就是另一个世界。
    狛枝一定也知道这是他故意的,却也还是吃了,也许是饿的,又或许只是不屑于与他争。
    狛枝的风衣上似乎还残留着风尘的痕迹,衣服都略有些旧了,但仍然像他本人一样干净,让人见到就会想起肥皂的香味。他脚边放着一个标准尺寸的行李箱,有点久了,上面残留着许多胶痕。
    苗木诚心说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同样都是幸运,狛枝凪斗毕业了去环游世界,他就只能每天给锅换汤,挤在这个角落经营一个不温不火的关东煮摊子。
    “今日连环杀人案件有所突破,警方正在追捕犯罪嫌疑人,已经到达……”
    关东煮摊子上用于提供娱乐的小电视中正传出晚间新闻的播报声。狛枝凪斗稍稍向前倾身,关掉了它,大概是为了在说话的时候不受干扰。
    他看上去已经吃饱了,苗木诚在他吃的过程中就已经了解到他现在正带着那个行李箱环球旅行。没钱了就停下来打打工,狛枝这么说,像数年前一样微眯起眼笑,看起来人畜无害。
这倒是很符合他古怪的性格,苗木诚想。
“苗木君。”狛枝凪斗抬头环顾了一圈不大的摊子,笑眯眯地说,“我倒是没想到你会来做这个。”
“我也没想到。”天色已晚,苗木诚站起身来准备收拾摊子,“或许是命运使然吧。”他格外咬住那个“运”字——狛枝很久以前告诉他一切都由“运”决定好了。他不但没有不满,倒是觉得对方说的正是他心里想的。
有些事情注定改变不了。
就像他此时和狛枝隔着一个关东煮摊,摊子构成一个窗口,氲氤的雾气组成玻璃。就像多年前一样,他总是从窗里看狛枝,从不曾走到窗的那一边……
狛枝一时似乎也没了话说,只是沉默着望着杯子里的酒出神。
苗木的手机在这时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苗木看了一眼屏幕,接了起来。
“苗木诚,之前和你说的那事你想过了没有。”
苗木诚语气稍软,“哈哈,我恐怕担任不了吧,十神君。”
十神白夜稍带怒气的声音伴随着电流音从听筒里传出:“你的号召力和亲和力都不错,稍加培训的话就能做得到,你真的不来我这边做事?”
苗木诚不由得苦笑,他想这个人确实还是高中那高傲又直接的性格,这两句话恐怕已经是最大的夸奖了。
他想想他曾经接触过一部分的十神的世界,校门口停的加长轿车。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那头的纸醉金迷恐怕他承受不起。
“不了,十神君。我过得挺好的。”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月薪10万你也不干吗?”十神压低了声音,或许是已经到了底线。
“是的,我想……”苗木诚话音未落,就听见那头传来嘟……嘟……的忙音。他估计十神此时正气急败坏,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放下手机,抬起头,狛枝凪斗正托着脸饶有兴趣地看他。
“这可是很好的和希望接触的机会,你不去吗?”
苗木重新看了眼手机,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按到了扬声器。他稍微有点被窥探隐私的不快,但这点情绪也只是一闪而过。
“我承担不起的啦。”他笑了笑,“十神君大概只是出于同学情才帮助我的。”
“我可不觉得十神君是这种人。”狛枝十分直接地戳破了苗木拙劣的谎言,“想必和他做了三年同学的苗木应该更了解他的个性吧。”
“……虽然我一直觉得,我总是站在窗子的这一头看着狛枝君,不曾接近更完全无法读懂你。”苗木诚似是突然被摁到了某个开关,自顾自地说起来,“不过啊,狛枝君也从来不曾试图了解我吧。”
“站在窗子这边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评价另一边的世界呢。”
他笑着说道,不过笑容又与平时不大相同。
狛枝一时有点愣住,反应过来之后又微微笑起来。“苗木君你,或许和我也有些相似呢。”
苗木诚不是很想接受对方的评价,但是也没有反驳。他语气一转,说:“实际上,经过高中那三年,我已经明白那是我不能涉足的世界,仅此而已。而我也有我的世界,何必再伸出那只手呢?”
苗木诚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对着狛枝倒豆子,但狛枝似乎也只打算当一个树洞。他没有发表什么评价,只是按着桌子站起来,把餐费放在桌上,拎起自己的行李箱。
“再见了,苗木君。”他笑眯眯地说,对着苗木挥了挥手。
苗木隐隐想起当年送日向他们毕业,这个告别时隔多年还是补上了,或许他遇到狛枝就是为了这个未曾谋面的告别……
他鬼使神差地叫住了狛枝,指了指身后有些昏暗的小路。
“朝着那边走,车开不进去。”


他擦着汤勺,一遍又一遍,耳边隐约的鸣笛声渐渐清晰,有些刺耳,却没能拉回他游离的意识。
这次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吧,他想。


fin.
=
写狛苗了!
本来是想爽个文,结果因为时间紧写得断断续续的,成品还非常难以让自己满意,完全没有爽到。
个人认为幸运组最吸引人的就是这两人相处的无限可能性,毕竟是拉郎cp(笑)我本人也很想尽可能多写这两位的不同相处模式。
这次写的就是:假如没有发生那起事件,苗木和狛枝无法互相理解的世界。
是渐行渐远的两人。
以后可能会写个小文章说明一下我对幸运组两人的想法。如果无法接受我笔下的两人,请尽情地屏蔽我。


万分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希望可以喜欢,推荐或者评论!

评论
热度(29)
  1. 燕九勺票瓜木艮 转载了此文字
    因为有人看出了隐藏剧情所以转转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