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关注前看置顶
头像是我儿

【狛苗】向日葵的孩子

自己很喜欢这篇所以也转转。陆陆续续把小号的文转过来

票瓜木艮: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是一个短短的60分投稿。题目是老地方。好像有点跑题。
看完梦见屋太太那个关于向日葵的狛苗漫画以后,一直很想写一篇关于向日葵的文。顺带玩了玩魔女养成的那个梗,虽然大概看不出来。
*预警:be,角色死亡有


狛枝凪斗坐在一片向日葵花田里。
这是片野生的向日葵,长得肆意而张扬,花盘硕大,金黄得灼人。像是太阳上掉下的一片,落在了这土地上,才养出了这一地的金黄。
这片花田离小村子不远,现在这个偏僻的村子要扩建了,花田也要为时代发展献出它的生命。
但至少现在,狛枝凪斗被淹没了,暴雨已经下了三天,他坐着的泥土传来泥泞的触感,湿润的潮气透过裤子钻进身体。裤子大约很难洗了,他这么想,但并不在意。这片花田陪着他度过他的幼年少年和青年,现在他希望他的最后一点时间也能在这里度过。
没有窸窣的响动,苗木诚就像是突然出现的一般。等狛枝抬起头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了。
苗木诚那双和向日葵的茎叶一样翠绿的眼睛正在看着他。里面含了一些化不开的情绪。他的面容如旧,一如狛枝最后一次见到他时的模样,让他有些恍惚。
那时狛枝还有五分钟就要成年,他躺在花田里看天,天黑得低沉,连月亮都不肯露脸。苗木诚蹲在他身边,棕色的发丝扫过他的脸,让他有些发痒。
苗木诚说:“只有孩子和濒死之人能见到妖,我希望我们不会再见面了,狛枝君。”
然后他伸出手,捂住了狛枝的眼睛。在这一片轻薄温暖的黑暗中,他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干燥的吻。
等他再睁眼的时候,就开始了他没有苗木诚的十年。
相隔十年,苗木诚说:“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狛枝君?”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你明明知道我并不畏惧死亡……如果不是你,狛枝君,我会在这片花田里永远地孤独下去……比起我这毫无意义的生命,你的更有价值。”
“我不是个精于计算的人。”狛枝说,“我也不是个善于理解他人的人,我一向只为了自己——苗木君,我的生命是你给予我的,现在我要把它还给你,仅此而已。”
狛枝凪斗十岁的时候,村里起了一场大火。
命运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带走了他妈,现在又要带走他爸。
他坐在花田里看远处的黑烟氤氲在天空中,堆积成一块不详的黑云。鼎沸的人声被空间一层一层削弱,到了他的耳朵里就扭曲成细碎的诡异声响。
他家在村里声誉并不好。小村子宁静祥和,像狛枝这样克死他妈的异类自然是不属于村子的,死个他爸不算什么大事,顶多给村人添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起火的是村里大族的族长儿子家,这个是件骇人听闻的大事。狛枝他爸冲进火场救人,就再没能出来。他的热心没遗传给狛枝,他生性凉薄,此刻还能坐在这儿隔岸观火。
苗木诚坐在他边上,那时他还比狛枝高出半个头。“苗木君,你知道吗,我昨天许了个愿。”狛枝说,眼睛却仍然看着空中的那团烟。“那个男人要收走我家一半的地,他想要我们的命,我也就想要他的命。”
苗木沉默了一会,抬手摸了摸狛枝的头。“这不是狛枝的错,这只是巧合,你不用自责。”他说。
狛枝转过头来,一双绿得发灰的眼睛看了看他,接着又把头转了回去。
“我没有自责,我只是在想,等价交换,很公平。”
是的,等价交换。这个规则被命运刻在狛枝的骨头里。也就造就了他淡漠的本性。他可以把一切都视作筹码,现在他把自己放在天平的一边,另一边是苗木诚和他的花田。
这块花田比他十岁时已少了三分有二,他爸走了以后,浅薄的家底养不活他,让他能跌跌撞撞长大的是消失的花田。
苗木诚是花妖,也是他的神明。现在他要为了自己的信仰把自己一同献祭。
他听见不远处的山在轰鸣,一瞬间他明白这是命运给他的回报。被泥石流淹没的村庄是不需要未来的。但他一定不会死于泥石流,他的愿望会为他守住这片花田。也许是心肌梗塞,或者是什么突发性的疾病。这就是他的终点了。
他躺了下来,任凭流淌着雨水的泥土染脏他的白发。他突然想大笑几声,于是雨水落进他的嘴里,没有什么味道,只是潮湿。
苗木在他身侧蹲了下来,挡住了落下的雨水。那双翠绿的眼睛离他很近,里面盛满的是陪伴他长大的温柔。
他轻轻抬手,狛枝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他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一时动弹不得。苗木的手落在了他的眼睛上,在一片潮湿的黑暗中,他听见耳边一个声音轻声说:“再见,狛枝君。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一个轻若无物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fin.
感谢阅读。喜欢的话请喜欢/推荐/评论

评论
热度(33)
  1. 燕九勺票瓜木艮 转载了此文字
    自己很喜欢这篇所以也转转。陆陆续续把小号的文转过来
  2. MuteCat票瓜木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感谢投稿!所谓老地方,总归是寄托着什么吧,情愫也好回忆也好(颤巍巍地拿起玻璃碴)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