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

【狛苗】关东煮摊主遇到了一只快要饿死的旅行者的故事

狛枝生日幸运组主页的抽签活动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抽到的是环球旅行者枝x路边关东煮摊主苗。作者既不会写旅游也不会写美食,憋得要死要活,再一次体会到了被作文统治的痛苦,所以写了一篇相当奇怪的东西,质量很低……见谅。【起标题简直就是灾难】

 

*没有希望之峰的世界,但是狛枝君的幸运体质没有变,

*对不起苗木……爸爸妈妈又死了……

*私设困比苗木小6岁

*大概是一个he

*不可避免的ooc

可以接受的话请↓

 

 

 

 

 

苗木诚遇见狛枝凪斗的时候,正打算收摊。

今天没什么顾客,用于沿街贩卖的小车上还剩了不少没卖出去的关东煮。虽说以往也会剩一些,而且苗木也乐得把它们当作晚饭,但是今天剩得也太多了些。遇到这种情况,别的人大概会选择迟一点收摊,将剩下的食物打折卖掉,但是苗木却不行,他还要回去给妹妹做晚饭,如果回去迟了的话,困就要饿肚子了。

天气不是很好,天空灰扑扑的,空气既潮湿又闷热,苗木诚没来由地有些烦躁。从今天早上开始,他的心里就隐隐有种情绪在浮动着,想要仔细去探究是什么情绪,它却又很快消失不见。像是夏夜在枕边嗡嗡的蚊子,使人心烦意乱却又无可奈何。

眼前忽然落下一片阴影,情绪的躁动突然汹涌起来。眼前站着一人,穿着绿色的长风衣和画着红色花纹的白色t恤。苗木诚有些预感,慢吞吞地抬头,撞进一片软绵绵的白色里。

“苗木君?”

狛枝凪斗站在了他的面前,一头白发仍然十分肆意地张扬着,一双灰绿色的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苗木打量了一下已经四年没见的友人。对方还是相当的瘦削,手里提着一个行李箱,依旧是干净又整洁,脸上却有些遮掩不了的疲倦,隐隐还能看出眼下有睡眠不足烙上的青黑。

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突然从雾里浮出,陈年旧梦从记忆深处翻涌起来,像云一样地弥漫开去。苗木诚一时语塞,喉咙干燥黏腻,嘴唇像是被粘在了一起,他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来。

“狛枝君?你想吃关东煮吗?”

话说出口他便后悔了,在那一瞬间他的脑内闪过了无数种对方的回答,讽刺的,平淡的,怜悯的。不过这些猜想很快落空了,狛枝凪斗只是愣了一瞬,接着微笑了起来。

“那就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苗木君。”

 

狛枝手里捧着装着汤的纸杯,看起来很认真地在喝着,发觉苗木诚正看着自己,他转过头来。笑眯眯地询问道:

“苗木君,我还能再吃一点吗?”

“当然可以!请随意。”苗木诚急忙回应道,心中仍然有些像在梦中一般的不可思议感。“真是很难想象狛枝君会和我一起像现在这样坐在路边吃关东煮啊。”

 “毕竟旅途中还是会遇到很多用钱也解决不了的困难的,如果苗木君体会过在战场上躲避炮弹轰炸的感觉的话,那么就不会觉得在路边吃关东煮有什么不好了。”狛枝一边用勺子捞从签子上掉下的关东煮,一边回答道。

倒不是说这一点啦,苗木诚有些无奈地想。狛枝还是一贯地只按自己想要的理解别人的话语。四年前他从大学辍学的时候,曾以为两人从此不会再相见了,上天却戏剧性地让狛枝在此时此刻坐在他身边吃关东煮。

假如一开始就决定要让两人分开的话,那么为什么又要使他们相遇呢?

如果一开始就决定要让他们再次相遇的话,那么为什么又要使他们分离呢?

苗木诚琢磨了一会,觉得还是揣摩不明白命运这个一向对他不公的神灵的心思。

 

 

苗木诚上大学的时候,父母出了意外。

他撑着黑色的伞,狼狈地站在雨里。困站在他右边,很少见地没有吵闹,只是安静地贴着他。他感觉到困有些发抖,将伞往那边倾了些。父母似乎是搬到这座城市的,因此只来了寥寥几个苗木并不认识的亲戚。苗木诚抬头看了一圈,发现周围的亲属们脸上有哀伤,但更多的是漠然。

他知道只剩他自己了。

于是为了让困能够继续过平常的生活,他辍了学。搬出学校的那一天很多人来送他。狛枝是最后一个出现的,别人已经离开了,只有他和苗木面对面。

一开始只有沉默,接着狛枝先开的口。

“苗木君,我也打算离开学校了。”

苗木诚最开始的时候没有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但是狛枝没有照顾他,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我打算用剩下的钱,去世界各地旅行。像我这样的垃圾,虽然无法做出什么贡献,但还是希望能够去世界各地一睹不同的希望的光辉。”

苗木沉默了一下,接着板起了脸。“狛枝君,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对你说了。你并不是什么垃圾,不要再这样说自己了。”

他刻意地避开了旅行的话题,因为担心自己的心脏会因为太过疼痛而裂开。

他摸了摸口袋,里面放着一张被揉皱的纸,这是他在被告知父母过世的消息的前一天写下的。

再前一天,狛枝凪斗向他告白了。

他因为太过害羞而无法直接回复,于是决定写在纸上。但是,这张纸现在是递不出去了。

虽然他明白如果回应对方的情感的话,狛枝一定会帮助他,但是苗木诚却无法接受拖对方下水,更何况此时知道了对方的理想,更没有办法由于自己的利益而将对方绑在身边。因此,即使知道恐怕狛枝一离开,他们的人生轨迹可能就再也没有交点,他也只能捏紧口袋里那张曾被他丢进废纸篓又捡回来的纸条,尽量不让自己的感情泄露到脸上。

“再见,狛枝君。”

他勉强地笑起来,转身离开了。

 

 

之后苗木也尝试做了很多种工作,最后固定在了经营卖关东煮的小摊上。生意虽然不是很火爆,但也足以维持不错的生活,也有自由的时间可以照顾困。苗木诚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可以这样一直平淡地发展下去,却在这个时候又一次地遇见了狛枝。

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苗木诚一脸震惊地看着狛枝慢条斯理地把剩下的关东煮吃完,又喝了一点汤,接着非常满足地叹了一口气。开始轻车熟路地收拾起了苗木的摊子,顺带将自己的行李箱放进了小车自带的柜子里,并且自己就握好了车把,看向呆滞着的苗木。

“说起来,又一次旅行丢掉钱包的时候,我在路边捡到过一辆这种小车呢。原料也都放在车肚子里,多亏了这个,赚到了去下一个城市的路费。”

“等一下,不管怎么说在路边捡到关东煮摊也太离谱了!”

“其实,比起住旅店,我更喜欢住民宿呢。既然在这里遇到了苗木君,我希望苗木君不要介意我在苗木君家里借宿一晚。那么,请苗木君带路吧。”

“你完全没有征求我的同意哦。”

虽然对于对方这种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熟络态度有些吃惊,但是老好人苗木还是非常顺从地带路了。期间试图从狛枝手里抢回卖关东煮用的小车的控制权,但是没有成功,被狛枝以:“勉强作为关东煮的餐费”为理由拒绝了。

苗木诚搬了家,把原先一家四口的大房子卖掉,换成了一间比较小的屋子,公寓在一条还算热闹的小街上,此时天色已晚,道路两边开始传来夜市的吆喝声和混杂着油烟的食物香气。苗木从狛枝那里接过了车,停好,正准备收拾车上的东西。就听见狛枝凪斗的声音从身后悠悠地传来。

“苗木君,这几年我环球旅游期间,没怎么打工赚钱,把存折里的钱基本都花完了。”

“那么,四年前我的告白,现在可以回答了吗?”

突然听到这句话,苗木诚吓得汗毛倒竖,猛地起身,却撞上了关东煮车上一块伸出的平台。他连忙又捂着头蹲了下来,嘶嘶地吸着气。

狛枝似乎也被吓了一跳,匆匆忙忙地走到了苗木的身边,摸遍了全身口袋也没找到可用的东西,有些惊慌失措,一边道着歉一边拖出自己的行李箱,想要拿出里面的伤药。

苗木诚看着狛枝凪斗,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他的心脏跳得飞快,像是从四年前被告白的那一刻穿越而来——他几乎已经要忘记这种紧张的感觉。

“狛枝君。”

他叫了一声。狛枝凪斗从行李箱里抬起头来,手上还拿着一条平角裤。

什么啊,明明是非常聪明的人,却在用十分笨拙的方法接近。

这一次相遇,是狛枝凪斗的幸运,也是苗木诚的幸运。他明白自己不想再次错过了。

“还有一年。还有一年困就要去上大学了。”

苗木诚微笑起来,这次没有勉强。

“可以再稍微等我一下吗?” 

 

 

就这么fin.了

 顺带一提,苗木回去得太晚了,困那天晚上还是饿肚子了。

 

感谢观看。

想看正经文的朋友到这里就可以再见了!!如果愿意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的话那么作者爱你!

以下是正文无关注意!!只是一个放飞自我的脑洞!

从前有一个可怜的少年叫苗木诚,他从小没了爹没了娘,还有一个年幼的妹妹需要拉扯大,只好上街卖关东煮。但是,由于大家对食品安全的考虑,一整天都没有一个顾客来买他的关东煮。他又冷又饿,快要忍不住去吃拿来卖的关东煮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环球旅行者狛枝凪斗出现了。他表面上是一个温文尔雅的旅行者,但是在他温柔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异于常人的大脑!他旅行的目的其实是吃遍世界各地的关东煮,因为他坚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充满希望的关东煮,是温暖人心的,绝对的好东西。他甚至认为只有艰苦的环境才能孕育出这样的关东煮,为此他不惜前往非洲的战场,冒着炮火寻找关东煮。但是大家都知道,在战场上是不会有关东煮的。因此,他失败了。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他见到了苗木!那一瞬间,在他的心里燃起了火苗,他终于见到了艰苦环境下孕育出的关东煮!因此虽然苗木的关东煮已经煮了非常久而且还不能保障食品安全,他还是觉得很好吃,并且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于是他带着苗木去参加了关东煮大赛,期间遇到了制作绝望的关东煮的江之岛盾子,苗木诚凭借着天赋技能嘴炮战胜了对方,获得了关东煮大赛的冠军,拿到了非常多的奖金,不仅养活了妹妹,还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他认为狛枝慧眼识人的恩情非常之大,只能以身相许,于是两人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

结束了!不许打作者!!

不好意思打tag……再次对阅读到这里的你表示感谢和抱歉……!


2017-05-01
 
评论(12)
热度(41)
  1. MuteCat燕九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感谢投稿!好棒的啦为什么不打tag😂相遇是彼此的幸运,也是心里有彼此的必然结果吧(*๓´╰╯`๓)...
© 燕九勺 | Powered by LOFTER